十一月 3, 2020

如山

他躺在那里,被时间遗忘了。 文/ 夏堃 206路公交沿市区外环开,过了红星桥以后路两旁就鲜少看到居民楼了。我坐在最后一排,望着窗外掠过的树影发呆。过了几站,建筑群才重又出现在视线里,远远可以看到一栋中...

十一月 3, 2020

如山

他躺在那里,被时间遗忘了。 文/ 夏堃 206路公交沿市区外环开,过了红星桥以后路两旁就鲜少看到居民楼了。我坐在最后一排,望着窗外掠过的树影发呆。过了几站,建筑群才重又出现在视线里,远远可以看到一栋中...

10210 62 2

二月 27, 2020

男孩看见野玫瑰

文/陈雪 女孩热情、好奇、敏感,但凡有趣的人生经验,她都想体会,她能轻易地让人爱上她,但每一次她都失望地离开。 男孩相对不容易恋爱,不轻易下决心,当然也就不容易毁诺。 他们在同一个公司不同部门,每天会...

2287 384 2

八月 29, 2020

一个秋天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,秋刀鱼会过期,肉罐头会过期,连保鲜纸都会过期,我开始怀疑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? 文/有鹿 Hi,这里是站长呀,今天又是躲回小站积极避...

958 160 0

八月 26, 2020

前方荆棘丛生

天才睡着的时候,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。 作者/梁思诗 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刘海,然后挺直了背,摆正双肩,正襟危坐在镜头面前,脸上挂起了备受训练过的微笑。她的额头比较高,两条细眉往上挑,是刮过新画的。颧骨...

9665 106 0

八月 26, 2020

还有时间,唯有时间

只有换季的时候才知道,我们依然住在四季里。 文/苏更生 诺顿,你好呀。夏天的尾声还留有余韵,余热不肯散去,但是无论如何,秋天已经临近,人住在城市里,久坐室内,对季节的感知力下降,日复一日的白噪音循环播...

1976 133 1

八月 26, 2020

绿色连衣裙

是我用你火热的眼睛,去正面新世界。 文/小桃风 光阴暗暗向夏日进行,翻出一张铺满骨骼的片子。前年在按摩医院拍的,中央一束白色柱体是颈椎,微妙向左歪着。想起在北京的数年光阴,整天与办公桌上的电脑拼命,眼...

4417 68 0

七月 12, 2020

天台野餐

书也有寿命,有的书就看几年,有的能看几百、几千年。 文/路明 老黄抽出一本作文簿,摊在桌上,用指关节敲打桌面,看着我说,自己说说,写的什么玩意都。老黄教语文,是我的班主任,上礼拜布置了篇回家作文,题目...

6896 215 1

七月 12, 2020

想吃的日子

“我们这些自私的人若无其事的活下去了。” 文/苏方 念念给我寄点心来,就今天,中午一说,下午就送到了。以为是一只小蛋糕,送货的师傅也说是蛋糕,然而拆开一大包,许多样:切片的黄油蛋糕,灯下漾着汪汪的光;...

2223 151 0

七月 12, 2020

恋曲1980

我对成年人的世界总是保持着极大的好奇。 文/丫头的徐先生 认识彭忠志时,我11岁,他大概是20岁,或许不止。 我们家住在北门三岔路,粮仓附近。那时农业税还没有取消,每年十月左右,农民们赶着马车,开着拖...

7224 206 0

七月 12, 2020

画面

我总是想起那个画面。 文/小蛤蟆 我明明讨厌人喝酒的,却总是拿你没办法。醉酒后你的负能量,坏情绪和低气压都让我害怕。 你喝醉了,催吐…清洗…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,讨厌这样的感觉,非常讨厌。 站在路边,...

266 251 1

七月 9, 2020

末日爱情故事

“在这呼天不应的公路,突然想好好跟你抱一抱。” 文/章一龄 陈茉的23岁 下午三点,陈茉坐在酒店马桶上,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三秒,把右手拿的东西凑到眼前,一睁眼,验孕棒上一个迅速成形的十字,她心里咯噔一...

8263 233 1
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