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愁

乡愁

1月 11, 2022 阅读 74 字数 1254 评论 0 喜欢 0

小时候我对这个世界有很多不理解,但当我理解的时候,却不是一件快乐的事。

文/有鹿


小时候父亲带我走过很多他儿时玩耍过的地方,会给我指,他小时候这里是怎样,那里是怎样,最后都会加一句,变啦,都变啦。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,会难以理解这种感慨:世间的变化会这么大吗?我身边的事物并没有在变呀?


小时候对于时间的概念,其实是没有那么具象化的,总觉得的自己脚下的这一方天地会一直存在,就像我家冒着炊烟的小厨房,和蔼可亲的街坊,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过的胡同口,自打我出生他们就是这样的,小小的我认为他们以后也都会是这样的。试想我生命中的某一天,在胡同口玩疯玩后,落日余晖中小朋友们相互道别,彼此就再也没有一起玩耍过了,生命中有很多很多的最后一面,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吧。就像我觉得那些不会变的,终究变得一塌糊涂。


前两年回国,走过小时候长大的街区,看见那里现在是一片废墟,下意识的呢喃:变啦……真的都变啦……说完以后我觉得自己有点好笑,我为什么会这样说话呢。曾经觉得父亲到哪都提着大茶缸子,实在老土。但最近我也迷恋上了喝茶,曾经我觉得我长大了以后会很酷,才不会像大人们一般老气横秋,但现在的我跟朋友吐槽当下社会风气不好的时候,俨然是当年大叔们的翻版。当年我认为大人们的老气横秋,在我看不到的地方,是时光的摩挲,它会像茶渍一样,一点一点沉淀进我的性子里,不管我承不承认,我自己终归是变了,从多愁善感的小鬼变成个敏感的老王八蛋了。


我开始想说乡愁的对吧? 它是什么呢,像诗里说的这头与那头?还是我心的里头和外头?现在我做梦的场景时常是小时候的家,不需要日有所思,就会夜有所梦,我想,这是我潜意识里折射出来的乡愁。在我自我意识过剩,思虑过度,情绪几近崩溃的时候,闭上眼睛,背上长出小翅膀,飞回童年的家,和梦里的小伙伴继续疯玩上一把,我也是幸福的。如你我所见,我们的世界一如既往地坏下去了,疫情大张旗鼓的肆虐,人间的戾气似乎都上升了不少。一个人恍恍惚惚的漂泊在外,像汪洋深海中的船,海上大雾弥漫,天上毫无星光,不知前路,也不知归途,但故乡是我心里的锚,安安静静的待在浅浅海湾的那头,我相信,它能给我安定与力量,即使肉身无法归去,总有一天灵魂也依然属于它。


2020庚子鼠年行将就木,今年我一个人度过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节日,跨年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傻乎乎喝到醉,跑到楼下放了一簇烟花,算是对阳历新年告别,一切肆意又坦然。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,不曾想年关将近,夜晚看着万家灯火的时候,还是生出了些许感慨,到底是中国人,抛不开与春节的羁绊。就这样,过多的焦虑与沮丧冲淡喜悦,这一年我没有太多想要总结表达在纸面的东西。 我知道新的一年会有新的希望,会有新的历练,新的旅途,一切的一切,总之的总之,我都知道。只是我太累了,太累了,我想要沉沉的睡一觉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