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林中

竹林中

4月 1, 2021 阅读 412 字数 6099 评论 2 喜欢 1


欲望这种东西,是不是很可怕呀?

文/芥川龙之介

译/林皎碧


判官审讯樵夫时的供词


是的。那具尸体确实是我所发现的。今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,要到后山去砍杉木。忽然看见山后的竹林中躺着那具尸体。在什么地方?就是在距离山科大道约四五町的地方。竹林中混杂着细小杉树,是罕有人迹的地方。


尸体穿着一身浅蓝绸布外衣,戴着一顶京都风的细纱乌帽,仰躺在地上。虽说胸口只见到一处刀伤,但可能正中要害,所以尸体周围的竹叶全被流出来的血给染红了。不,那时候已经不再流血了。看起来伤口也好像已经干凝。还有一只大苍蝇正好停在


伤口上,听到我的脚步声连理都不理,依然继续舔食。


有没有看到太刀之类的凶器?不,我什么都没看到。倒是一旁杉树下,掉落一条绳索。除此之外——对了,对了,除了绳索之外,还有一把梳子。尸体的附近,只有这两件物品而已。


不过,周边的草丛及竹叶,都被践踏得乱七八糟,可见那男人被杀害前,肯定是经过一番大搏斗吧!什么?有没有看到马?


那地方马匹根本就进不去。毕竟,马能够走的路,远在隔着那一片竹林的外头。


判官审讯行脚僧时的供词


那个已成为尸体的男人,昨天我确实曾经见过他。昨天的——大概是过午之后吧!地点是从关山前往山科的途中。那个男人跟一个骑在马上的女人,一起往关山的方向走去。女人的斗笠上垂着遮面纱,所以无法看清楚她的容貌。只看到她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裳。那匹马的毛是褐色的——确实是一匹短鬃毛马吧。您问马匹有多高吗?大约四尺四寸左右吧!——都怪我是一个出家人,对这方面的估算并不是很清楚。那个男人——是的,不但带着太刀,也携带弓箭。特别是那一个涂着黑漆的箭筒,里头插着二十来根箭,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。


那个男人怎会遭遇这般的不幸,实在是做梦也没想到。人生果真如朝露,也如电光,一点都没错。算了,算了。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真是可怜啊!


判官审讯捕快的供词


我逮捕的这个男人吗?他确实就是恶名昭彰,名唤多襄丸的强盗。不过,我逮捕他的时候,他可能是从马匹上跌落下来吧!


正好在栗田口石桥上痛得直呻吟。什么时辰吗?大约是昨晚初更的时候。上次我差点抓到他,当时他也是穿着这件藏青色的外衫,配着一把刻有浮雕的太刀。除此之外,就是如您所看到的还有弓箭之类。原来如此呀?那些也就是死者生前所携带的物品——那么,杀人的凶手肯定就是这个多襄丸了。皮弓、黑漆箭筒,还有十七枝鹰毛箭——这些不都是那个男人所携带的物品吗。是的。


那匹马也正如大人所言的褐色短毛马。他之所以被这畜生摔落下来,肯定有什么因果关系吧!那匹马拖着长缰绳,在石桥前方不远处,正在啃着路边的青草。


这个叫多襄丸的家伙,在出没京城一带的盗匪当中,便是以好色出名。去年秋天,在鸟部寺宾头卢大佛的后山,有一个前去烧香的妇女和丫鬟被杀害一案,也是这家伙干的。男子果真是被这家伙杀害的话,那个骑马的女人不知到底跑哪里去了?啊!我实在太多嘴了,还望大人您见谅。


判官审讯老妪时的供词


是的。这个被杀害的人,正是小女的丈夫。不过,他不是京城的人,而是若狭国府的武士,名叫金泽武弘,今年二十六岁。


他的性情温和,理应不会与人结怨才对。


我的女儿吗?小女名叫真砂,今年十九岁。小女是一个不输给男人,好胜心极强的女子,除了武弘外,不曾有过其他男人。


她肤色微黑,是左眼角有痣的小小瓜子脸。


昨天,武弘带着小女一起动身前往若狭,不料竟发生这般祸事,这到底是前世的什么因果冤孽啊!如今女婿身亡,可是小女却下落不明,叫我怎么不担心害怕呢?恳求大人,无论如何也请找出小女的下落。最可恨的莫过于那个叫多襄丸的强盗。他不但杀害我女婿,连我女儿……(以下泣不成声)


多襄丸的供词


那个男人是我杀的。但是,我并没有杀死女人。那么,她到哪里去了呢?我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。等一下!无论你们怎么刑求,不知道的事情还是不知道。我既然已经被逮捕了,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?


昨天过午后,我遇见那一对夫妇。那时正好刮起一阵风,突然撩起那女人的长面纱,那短短的一刻,我瞥见女子的容貌——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也许正因为这个缘故,我觉得这女子美得好似女菩萨。那一瞬间我动心起念,纵使杀死那个男人,我也要把这女子占为己有。


什么?杀死一个人并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,对我而言根本不算一回事。反正我要将那女子占为己有,就必须杀死那个男人。


不过,我杀人是用腰间佩戴的这把太刀。而你们杀人不用刀,光是用权力、用金钱杀人,有时候甚至是假仁假义的一句话就可取人性命。如此杀人不见血,而且还活得冠冕堂皇。——不过,那也是杀人呀!若真要说谁的罪恶深重的话,到底是你们比较罪恶?还是我比较罪恶?那就很难说了。(嘲讽地微笑)


假如能够不杀死男人,就把女人占为己有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。对!当时我确实是那样想的,尽可能不杀死男人,而能将女人抢到手。但是在那条山科大道上,当然不可能动手。因此,我就动脑筋,设法把那对夫妻引到山里头去。


这种事倒也不难办。我先跟他们结伴同行,沿途就对他们说些瞎话,说是山上有一座古墓,我从里头挖出了很多古镜和刀剑,并偷偷把那些宝物埋在山后的竹林里,不让人家知道。如果你们想要的话,我想便宜贱卖给你们。——那个男人听了我的话,不知不觉间就开始心动了。以后——怎样?欲望这种东西,是不是很可怕呀?不到半个时辰后,那对夫妇就跟我一起,骑着马往山路走去。


我走到竹林前,告诉他们宝物就埋在那边,一起去看看吧!那个男人早已利欲熏心,当然毫无异议。可是,那女子连下马都不肯,说是要在原地等。看到那茂密的竹林,也难怪会这样说。


但坦白说,这正中我下怀,于是我让女子独自留下,带着那个男人走进竹林里。


刚开始,竹林里尽是些竹子。走了一阵子,开始有一些稀疏的杉树。——这里不正是我动手的好地方吗?我拨开竹林,煞有其事地说宝物就埋在杉树下。男人一听,急忙往有杉树的地方走去。不久,终于来到竹林较稀疏,只有几棵杉树的地方——我走到那里,出其不意就把他撂倒在地。这男人不愧是佩刀的武士,看来力气相当大,不过因措手不及被我突袭后,终究无计可施,最后被我绑在一棵杉树上。绳索吗?绳索可以说是强盗的随身宝,谁知道什么时候得爬墙越院,所以腰间随时会带着绳索。怕他大声嚷叫,我当然就抓了一把竹叶,塞满他的嘴巴。如此一来,其他就没什么好怕了。


我把那个男人收拾妥当后,接着跑去告诉那女子,男人好像得了急病,叫她赶快进去竹林看看。这一招果然成功,当然就不必多说了。女子将头上的斗笠脱下来,任我牵着手一路走进竹林深处。一到那里,当她一看见男人被绑在杉树上——立刻从怀里拔出一把闪亮亮的小刀。我至今不曾见过性子这般烈的女子。当时假如一个不小心,刀子可能就捅进我的肚子了。不,虽说我闪过那一刀,看她还是拿着刀一直往我这边乱挥猛刺,难保不会被她刺伤。不过,我可是多襄丸啊!根本无须拔出刀来,三两下就把她的小刀打落在地。无论多么凶悍的女人,一旦手无寸铁也就无可奈何了。最后,我终于如愿以偿,没杀死那男人,就把女子占为己有了。


没杀死那男人。——是的,我原本就没打算杀死他。可是,当我丢下那个趴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女子,想往竹林外逃之夭夭时,那女子却发疯似的拖住我的胳臂,断断续续地哭喊道:“不是你死,就是我丈夫得死,反正两个人当中总有一个得死。我无法在两个男人面前,受到这种屈辱,这比叫我去死还难受。无论结果如何,我只跟活下来的那个人一起走。”——她一边喘气一边说着。那时候,我才猛然下定决心要杀死那个男人。(阴郁地兴奋)听我这么说,你们必定认为我比你们还残酷吧!那是因为你们没看到那个女子的容貌。特别是那一瞬间,她那对如熊熊燃烧的眼睛。当我和她四目相接时,暗忖纵使被天打雷劈,我也要娶这女子为妻。娶她为妻——这就是当时我唯一的心愿。绝不是像你们所想的那种下流的情欲而已。假如当时只是为了满足我的情欲而别无所求,我早就一脚把她踢开,一走了之了,那男人也不必以他的血来染红我的刀。可是当我在昏暗的竹林中,盯着女子脸蛋的刹那,我便觉悟到不杀死那男人,就无法离开那里。


不过,纵使我要杀死那个男人,也绝不使用卑鄙的手段。我解开他身上的绳索,叫他拿起太刀跟我决斗。(掉落在杉树下的那条绳索,就是那时候忘记拿走的。)那男人脸色大变,拔起太刀,一言不发,怒气冲冲就往我这边砍过来。——这一场决斗的结果,不必我多说了吧。我的太刀在第二十三回合时,就贯穿他的胸膛。


在第二十三回合——请不要忘记。至今我还是暗暗地佩服他,因为天下之大, 能够跟我交手超过二十回合以上,只有他一人。(得意地笑)


当我击倒男子,提起血染的太刀,转头往女子的方向一看。这才发现——不知怎么一回事,那女子已经不见了。我不知道她逃到哪里去了?在杉树林里找了又找。从落在地上的竹叶,也看不到她逃跑的足迹。侧耳一听,只听到男人快断气的喘息声。


也许当我们正砍杀得难分难解时,她就逃出去找救兵了。——我如此一想,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一条命,于是我夺走太刀和弓箭,立刻循着原来那一条山路走出去。在那里,我看到刚才女子骑的那匹马,正静静地吃着草。之后的事,就不必多费口舌叙述了。


不过,在我来到京城前,就已经扔掉那把太刀了。——这就是我的供词。反正我这颗脑袋,迟早得挂在樗树上,请判我死刑吧!


(昂然的态度)


清水寺某女的忏悔


当那个穿着藏青色外衫的男人,将我玷污后,他便转头望着被捆绑在一旁的丈夫,嘲讽似地大笑起来。丈夫的心中不知该有多么难堪啊!可是不管他如何使劲挣扎,身上的绳索却是愈勒愈紧。我不由得连跑带爬,往丈夫身旁跑去。不,是准备要跑过去的时候,那男人却冷不防提起脚把我踢倒在地。这时候,我看到丈夫的眼睛射出一道无法形容的光,简直不知道如何说才好——直到现在我想起那眼神还是会忍不住发抖。虽然丈夫并没开口,可是眼神却已经透露出他的心思了。那不是愤怒,也不是悲哀——那正是对我的一种轻蔑而又冷漠的眼神呀!相较于那男人猛踹过来的一脚,丈夫轻蔑的眼神对我打击更大。我忍不住惨叫一声,就昏厥过去了。


不久,等我苏醒过来时,那个穿着藏青色外衫的男人已不知去向,唯独丈夫还被绑在杉树上。我好不容易才从落叶堆中站起来,凝视丈夫的脸庞。然而,他的眼神仍是原来的样子,丝毫没有改变。冷漠带轻蔑中,更见憎恶。我只有感到羞耻、悲哀、愤怒——我不知道该如何诉说当时自己内心的感受才好,我踉跄地走到丈夫的身边。


“夫君。事到如今,我已经无法再跟你一起生活了。我已有一死的觉悟,不——不过,请你也一起死吧!你已经看到我所受到的屈辱,我不能让你独自留在世上。”


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说出这些话,可是丈夫却仍带着轻蔑的眼神盯着我看。虽然我整颗心都碎了,但还是抑制自己的激动,试着寻找丈夫那把太刀。可能已经被强盗拿走了吧,竹林中别说是太刀了,连弓箭也找不到。幸好那把小刀,掉落在我的脚下。


我捡起小刀,再度对丈夫说道: “那么,请将这条命交给我,我随后就跟你一起走!”丈夫听到我的话,终于动了动嘴唇。由于他的嘴巴塞满落叶,当然说不出话来。不过,我一看便立刻明白他的意思。丈夫仍然带着轻蔑的眼神,意思就是一句:“杀吧!”我几乎是在恍惚中,


拿着小刀往他浅蓝绸布衣的胸口,狠狠刺进去。


当时,我几乎又再度昏厥过去。等我回过神来,环视四周,丈夫依然绑在树上,已经断气了。夕阳透过竹叶间隙撒落进来余晖,照在他苍白的脸上。我忍住哭泣,解开尸体上的绳索。于是——于是,我后来怎样呢?我已经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。总之,我提不起去死的勇气。以小刀刺向自己的咽喉、投身山脚下的池塘,虽然我想过各种死法,但是只要我没死去,这一切都没什么好夸口的吧。(凄凉地笑)像我这般怯弱的人,也许连观世音菩萨都不肯渡化我吧!我既杀死亲夫,又失身于强盗,到底该如何是好呢?到底我…我!(突然痛哭流涕)


亡灵借助巫女之口的供词


强盗凌辱我的妻子后,就坐在那里想尽办法安慰她。我当然无法开口说话,身体又被捆绑在树上。其间,我不断以眼神向妻子示意。千万不要听信那个男人的话,他说的全都是谎言。——我想传达的就是这些意思。


可是妻子默默坐在落叶上,低头直盯着自己的膝盖看。她那样子像是把强盗的话,全都听进去了。我不禁妒火中烧。强盗还花言巧语地说:“你既已失身于我,再不能跟丈夫和好如初。与其跟着他去过那种难堪的生活,不如嫁我为妻还强些。我是真心喜欢你,才会做出这等事来。”——这胆大包天的狗强盗,竟然说出这样的话。


听完强盗的一番说辞后,妻子茫然地抬起头来,我从来不曾见过这般美丽动人的妻子,可是这美丽动人的妻子,当着被捆绑的丈夫面前,到底如何回答强盗呢?虽然现在我已经来到阴间,可是一想到当时妻子的答话,仍然忍不住怒火中烧。妻子确实是如此答道:“那么,带我远走高飞吧!”(长时间的沉默)然而,妻子的罪孽不仅如此而已。假使只是这样的话,我在幽冥的阴间也不至于如此痛苦。当妻子还如梦似幻般让强盗扶起来,要离开竹林往外走时,突然脸色大变,指着被捆绑在树上的我,说道:“拜托杀了他!只要他还活着,我就无法跟你一起过日子。”——妻子像发疯般不停喊道:“杀了他!”这话就像一阵狂风,至今还能把我整个人吹进遥远的黑暗深渊。这般可憎的恶毒话,会是从人的嘴巴说出来的吗?有什么人曾听过这般狠毒诅咒的话呢?纵使只是一次也……(突然,发出一阵嘲笑声)听到这种话时,连那个强盗也大惊失色了。“杀了他!”妻子边如此喊道,边拖住强盗的胳臂。强盗只是盯着妻子看,并没回答要杀还是不杀。——就在那一刹那,他一脚把妻子踢倒在落叶上。


“又发出嘲笑声”的强盗默默地两手抱胸,看着我,说道:“对这女人,你打算怎么处置?杀了她?还是放过她?你只要点头回答就可以。杀不杀?”——单凭这些话,我已经想饶恕强盗的一切罪恶了。(又一次长时间的沉默)


当我还在犹豫不决时,突然间,妻子大叫一声,接着往竹林深处逃跑。强盗飞快追了过去,却好像连她的衣袖都没抓到。我好像在梦境般,亲眼看见这一切情景。妻子逃走后,强盗拿起太刀和弓箭,并且割断我身上的绳索。


“现在我也得逃命了!”——当强盗跑出竹林外,不见身影时,我记得他如此嘟囔了一句。然后,四周一片死寂。不,我听到不知是谁的哭声。我一边解开身上的绳索,一边侧耳聆听。才察觉那哭声,不正是我自己在哭泣的声音吗?(第三次长时间沉默)。


我好不容易才从杉树下,疲惫不堪地站起来。妻子掉落的小刀就在我跟前闪闪发亮。我捡起来,一刀刺进自己的胸口。


我的嘴中涌出一股血腥味。但是,我丝毫不觉得痛苦。只觉得胸口逐渐冰冷,四周更加沉静。啊!多么静寂啊!在这山后竹林的天空,连一只飞鸣的小鸟也没有。只有竹子和杉树的树梢


上,看到一抹寂寥的阳光。这阳光……也渐渐暗淡下来了。——已经看不到杉树,也看不到竹子了。我就那样倒卧在地,被沉静的寂寥紧紧包围。


这时候,不知是谁蹑手蹑脚来到我身边。我向那人看过去,不过四周已是一片漆黑。是谁呢?——这个人用他那只我看不到的手,轻轻地把小刀从我的胸口拔出来。同时,我的嘴里又涌出一股血潮。从此,我就永远沉落在阴间的黑暗中了……

评论列表

  1. esse1004说道:

    在强盗那里感同身受的体会到了绝望,我感觉我就是那个强盗。人不管身在什么样的绝境,看到美好的事物也依旧会向往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他提到用权力用金钱杀人,也许他自己就是这样被逼迫的走上了强盗这条路。当他看到真砂觉得她像菩萨,纵使被天打雷劈,也要娶这女子为妻,而不是单纯的情欲。在穷途末路时燃起对生活的希望,想娶妻能有一个家。但是当真砂逃走,他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,比以前更绝望,一心求死。

    1. 有鹿说道:

     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解读,这一场罗生门,好像每个人都能自圆其说,又好像每个人都难以自证逻辑,也许说不清道不明就是人生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